ABOUT
US

明升体育专访徐骏敏离开申花才明白的事输2-9想找洞

申鑫

  来源: 沈坤彧 新闻晨报体育 

  面对刚刚开始的这个漫长假期,徐骏敏作了一个决定。“我今年不准备度假了,请个私人教练,我就在家练一个冬天。”

  请私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,尤其申鑫还欠着他今年的薪水。“你现在付出了,以后就能得到更多。踢球也好,做人也好,不能光看眼前的。”

  又一年的中甲联赛前阵子落下帷幕,内忧外患中的申鑫最终以积分榜倒数第一的身份跌入了中乙,而明年的中乙赛场上是否能见到这支球队,现在存着很大的疑问。

  作为队里的头号球星,徐骏敏在30场联赛中出场28次,打入8球,在出场时间和进球两项数据上都是全队第一。他固然没能凭一己之力扭转申鑫直驱穷途末路的命运,但在球队两年,徐骏敏自问并非全无收获。他在这里找回了对于一名球员也许是最重要的东西——自信,这是他在申花最后一年失去的。

  他是第一代享受足协U23政策的球员,回顾那一年,他认为自己是幸运的,也是不幸的。幸运之处在于无端天赐良机,不幸之处在于,面对这样的机会,自己的心态却崩坏了。

  如果时间可以倒退,他想回到2017年,“再试一次。这一次,我在球场上一定会像狗一样奔跑,像傻子一样不管不顾。”

  那一刻,他的担忧超过了憧憬

  他后来承认,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,自己心里的担忧超过了憧憬,超过了一切。

  消息是2017年年初传来的,申花当时在冲绳拉练。这天球队放假,一辆大巴将队员送到了当地的奥特莱斯。足协一纸关于U23政策的通知发布时,徐骏敏正在和队友逛店吃豚骨拉面。回酒店路上,大家就起哄,说小徐这次机会来了,得赶紧和俱乐部要求加薪。他的表情木木的,勉强笑了笑。

  后来当人们回忆起这个只在申花一队短暂呆了两年的年轻人时,眼前就浮现出那张脸——明明生得很机灵,然而表情却是木木的,很不和谐。那辆大巴上还有这年冬天刚刚重回申花的毛剑卿,小毛的神情有些黯淡——和徐骏敏一样,他也是右前卫。

  “说实话,我当时担心的成分更多一些。所以你们看到的我表现得很冷静,我没有被突如其来的机会冲昏头脑,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。我当时想得更多的是,这件事即将给自己造成的压力。”压力早在赛季开始前就到来了,突然之间,徐骏敏发现自己成了媒体追逐的那个人。摄像机对准他,话筒对准他,他的一举一动被观察并记录下来。新闻官马悦几乎是手把手教他如何应对采访,他把自己该说的话都背下来。

  2017年,他联赛首发14场,多数场次只有不到20分钟的出场时间。“这一年我踢了两场好球,第一场主场4比0赢江苏,后来客场踢国安。没了,就这两场。”比赛时,他总是从10分钟之后开始忐忑,不知道场边第四官员手中的电子换人牌什么时候就举起来。“第二场主场踢天津权健,20分钟给我换下去了。那场我踢得真挺好的,还穿了个帕托的裆,大发体育。从那时候开始,心态就崩了。害怕了你知道吗?害怕自己一个失误会被老大哥们骂,会被换下去。不能出现失误,但是要不失误就意味着踢卫生球,那你的灵气就全没了。教练会觉得你在场上没有什么作用,还是会把你换下去。两难,确实。”

  现在看U23政策,其实很像一面镜子,这面镜子忠实照出了每个人的天性。有些天生大心脏的就抓住了机会,比如韦世豪;有的人患得患失就注定了失败,比如徐骏敏。

  徐骏敏是幸运星俱乐部培养的球员,申思、祁宏是看着他成长起来的。他们知道他的潜力,但也更清楚阻碍他潜力得到充分发掘的最大因素——性格。申思说,一名球员有没有魄力,能不能成大器都是天生的。他一直拿卡纳瓦罗当年在那不勒斯初出茅庐时就敢于在训练中对抗、放铲马拉多纳为例来教育徐骏敏,“不要害怕被老队员训,你要尊重他们,但不代表要对他们唯唯诺诺。去和他们对抗,在他们面前表现自己,这样才能获得他们的尊重。”

  “问题出在我自己身上”

  徐骏敏对于申思的一个手势印象尤其深刻,那是一个举起右手胳膊往后甩的手势,表达了一种“我不在乎”的意思。

  那年申思刚进上海队,不到20岁,训练里敢带球敢过人。刚开始有老队员感到不爽,于是索性中断训练,站在球场上指着他骂。他当时就做了那样一个手势,“你骂我,我就过你,盯着你过。”很快,他用自己的实力说话,赢得了老队员们的尊重。他告诉徐骏敏,挨老大哥骂的时候他也要这样无所谓地甩甩胳膊,把一切抛到脑后。

  后来戚务生那届国奥队选人,主帅来上海队的比赛现场考察球员。这场比赛,当时的主教练王后军让申思出任左后卫,三名中卫从左到右分别是鞠李瑾、林志桦和范志毅。申思很清楚自己的防守是弱项,就在比赛开始前跟身边的老大哥鞠李瑾打了个招呼,“阿哥不好意思,今天我上去了可能就回不来了,你帮我照顾着点。”鞠李瑾大手一挥,让他尽管放心冲上去,空档他来补。结果那场比赛,申思在对方半场左突右袭,甚至从左后卫的位置直接跑了个对角线到了对手的角球区。他的表现理所当然给戚务生留下深刻印象,后来不仅顺利入选国奥,并且成为了队长。他问徐骏敏,“怎么样?你敢不敢和队里的老大哥提出这样的要求?”

  徐骏敏后来回忆自己在申花踢球的状态,用一句话形容就是“前怕狼后怕虎”。既怕被老大哥骂,又怕被教练换下去。他说,真希望时间倒流,自己太想回到U23那一年了。“如果以现在的心态,我根本不会害怕。上去踢自己的球就可以了,失误就失误,被骂就被骂,换下就换下。我会选择一直踢到老大哥们和教练都认可自己。其实,U23政策对我来说更多还是幸运的,只是自己没有把握这个机会。所以,问题是出在我自己身上。”

  那阵子有球迷发抖音骂他。“他说中国球员就要像杨世元一样,就要拼。你徐骏敏算什么,说这个位置不适合那个位置不适合,你又不是梅西。”他觉得,人家话糙理不糙啊!“我没有恨他,因为这话点醒我了,我接受他的建议。我之前是说过右前卫不适合我,我速度可能没这么快。其实给我一个位置踢蛮好了,那就上去冲啊抢啊。把自己当条狗一样去跑,当个傻子一样不管不顾。谁说我都无所谓,我都要勇往直前。”

  还有出场时间,这道他曾经过不去的坎。“离开申花的那个冬天,我一直在反省。其实有多少年轻人能获得这20分钟时间表现的,那你就抓紧这点时间去表现不就完了吗?就告诉自己,我要把90分钟的力气全花在这20分钟上。所以现在我就知道了,自己没有抓住这样的机会,是没有任何借口的。我当时有很多借口,教练只给我这么点时间,又或者踢的位置不适合。但就像我最近在看的朴智星自传,他说99%应该找自身原因,不要找任何客观原因。” 

  “整个人就释放了”

  也许要再隔上几年回头看的时候,大发体育,才可以证明徐骏敏在2017年冬天作出的这个决定是十分重要的。

  2017赛季结束,他在申花还剩下半年合同。以他当时的心理和比赛状态,留在这支球队肯定没有前途。所以那个冬天,他决定离开申花,去其他球队试试运气。不仅仅是为了换份运气,最重要的,是为了找回在申花迷失的自信。曾经效力过申鑫的毛剑卿在这个过程中帮了他一个大忙,打电话给主帅朱炯推荐了徐骏敏,说这个小孩其实踢得不错,可以试试。试训了几天,朱炯就拍板要他了。

  在申鑫,他第一次试着向主教练敞开了心扉。“我讲了很多心里话,之前在申花踢球,想有好的发挥,但上场又怕失误,导致杂念太多。朱导就建议我,‘你上场了就想怎么踢好球,怎么跑位,专注度放在球上,有了杂念肯定踢不好。你要想,我防守的时候该做什么,进攻的时候该做什么;我能为球队做什么,能为自己做什么。心思全用在球上,当脑子里都是这场比赛的时候,就不会去管别的,也就不会紧张了。’确实是有用的,做到教练布置的和训练中练的,就会不一样了。”

  2018赛季,他在联赛第二场与黄海的比赛中伤愈复出,即贡献一个助攻。第三场客场打绿城,梅开二度,其中帮助球队第一次取得领先的那个头球是他职业生涯第一球。

  面对绿城,徐骏敏打进处子球

  “整个人就释放了你知道吗,我真的压抑了很久,自己的实力一直没有真正展示过。这个进球之后,我一下子就好了。”这场比赛申鑫此后又获得一个点球,徐骏敏主罚打进。“我去之前是比罗比罗罚点球,那个赛季好像罚丢了几个。所以朱指导问我能不能罚点球,我说能。”之后申鑫的点球就都由他罚了,也没失过手。

  “25岁,我还得有梦想”

  他一直都是最优秀的那一个——直到去了申花。从全队核心变成最无足轻重的小队员,身份转换导致了心理落差。他承认,自己对于这种落差一直没能好好适应。徐骏敏当时遇到的挫折,其实是绝大部分年轻球员会遭遇的普遍命运。但以他当时的眼界,他完全囿于自身的困顿,无法自拔。

  对于徐骏敏这种性格的球员来说,他得感受到被信任被需要,才能更好地展现自己。所以在这个层面上说,申鑫是更适合他的球队。在申鑫这两年,他渐渐成为大腿级人物。“当初过去,我给自己定过一个目标:踢个两年,找回自信。多刷点数据,有助攻有进球,保持稳定的出场。这样也许能找一个更高的平台,我觉得自己是有能力踢中超的。”

  也是在申鑫,他又恢复了从前青年队时加练的习惯。一个星期里至少有三天,他会留在基地加练任意球。“还在申花那会儿你采访我,我说自己已经不练定位球了,自暴自弃了。确实是这样,那时候很消极。这不练了那不练了,回过头看申花这段给我带来的,说是经验也好教训也好,就是当你面对挫折的时候,你得拥有一颗更强大的心去对抗,用更好的训练更积极的态度去对抗。我那时候觉得反正任意球也轮不到我罚,有老外呢。这种心态是错的,机会是在不知不觉中降临的,可能谁拉伤下去了,就轮到你了呢?有可能你就一战成名了。如果日复一日坚持下去,我相信,我坚信,这对自己是有帮助的。即使机会一直不来临也不是我的错。”

 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,他声音逐渐提高,眼神愈加坚定。正如年初当申思和祁宏再度坐到他面前时感慨的——如今的他已然脱胎换骨。“以前我是一个很积极、很会加练的人,全运会在青年队,进了好几脚任意球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现?就是因为我在东方绿舟每天早上6点钟背筐球去场地,打上80脚、100脚任意球。大冬天,场地上都是霜。6点钟能起来的就我一个人,被子一掀,大衣一披就出去了,天地之间就我一个影子。球门上挂个轮胎,就打任意球,日复一日的。”

  在决定离开申花的这个冬天他就翻来覆去琢磨,为什么自己失败了。他终于想明白,“因为我前面这三四年的付出,让自己进了申花一线队。但我在申花没有努力,那我就掉到了中甲。如果我在申花还是像以前这么努力,那我有可能现在和韦世豪他们一样进国家队了。这里面的因果关系不是没有道理的,我现在在中甲继续努力,也许我又可以重返中超,继续努力就可以进国家队,为什么不呢?我25岁,我还得有梦想。谁说大器不能晚成?池忠国28岁进国家队,肖智30岁进国家队。为什么我不能呢?”

  “存款还能顶一顶”

  在朱炯手下,徐骏敏学到了真正的自律。“他经常给我发一些写德布劳内啊席尔瓦他们的文章,告诉我职业球员应该是怎么做的。就今天出门前他还在和我说,因为他知道我平时偶尔喜欢吃顿火锅,他说‘你得舍弃一点东西,因为你是职业球员,放弃一点才能得到一点。’朱导就是这样的人,他每天都会敲打我。”

  徐骏敏和朱炯的师徒情谊暂时就要告一段落了,一名球员生命里总会遇到几个至关重要的教练,他们陪伴他一段日子,不可能陪他一直走下去,但关键的是,他们会给他留下一些终身受益的教诲,而这种帮助则会跟随球员一生。就像徐骏敏15岁的时候,遇上了祁宏。“他对于足球的很多体会,别人都不具备。他曾经告诉我们,‘一次没有对抗的传球,你要把它想成有对抗。哎这里有个人,你该怎么停球?’他鼓励我们动脑子踢球,他说‘一堂训练下来,不应该是你身体感觉吃不消了,而是你脑子已经想得转不过来了。要脑子累,而不只是身体累,否则等于你只带一个身体来训练,像台机器一样,脑子却没有带过来。’”

  徐骏敏出道的时候就被外界评价像祁宏,有灵气,有技术,但是身体条件一般,速度也不快。“他安慰我,速度不快不要紧,因为反应速度比跑动速度更重要,我反应快,等于加了一颗砝码。同样一个球,我预判到这个球要到这里,你速度再快也没用,因为我提前已经封住位置了。祁指导,他就是一个球痴。”

  不知道徐骏敏生命中下一个遇到的教练会是谁,对于像他这样敏感内向的球员而言,有一个懂得自己欣赏自己的教练太重要了。不过眼下最紧要的,是在这个冬天先为自己寻觅一支适合的球队。

  “申鑫真的特别好,这支球队一直是踢纯粹的足球。他们十七年来都是这样,大家都想好好踢球,更衣室里所有人都在聊球,你呆得就很舒服,老板人又好,很仗义的一个人。这两年他真的是太难了,不然是不会亏待球员的。”他说,虽然今年工资也没结清,但因为老板人好,球员也不会去闹,就相信他。如果手头一周转过来,一定会把这些填上的。最不济,钱没有也就没有了,他说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
  “我们不要说虚的,钱很重要。只不过,对当下的我来说,钱不是最重要的。机会显得更重要一些,因为我在申花呆了几年,我知道踢不上球的时候,是怎么样的煎熬。所以既然现在还能踢球,就不要想太多钱的问题。很多人根本没有这样一个平台展示自己,我已经很幸运了。”

  很久以前,他并没有这份觉悟。他曾经因为贪图眼前的安逸,放弃了来自葡萄牙第二级别联赛球队的诚意邀请,“常常只看到眼前的芝麻,就开开心心去捡。我这个人其实不笨,但以前小聪明多了点。经历过很多事情之后,今年我就问自己:如果一支球队不发你钱,但让你去踢比赛,你踢不踢?我的回答肯定是踢。因为我太需要这个平台了,在我这个年纪,太需要证明自己了。先把球踢好,明年也许有别的队要我了。所以我这一年的心态还蛮好的,而且现在生活也没什么压力。申鑫年初还发掉很多去年的钱,加之我在申花也存了点钱,平时也不瞎用,所以存款还能顶一顶。”

  今年2比9输给青岛黄海后,徐骏敏伤心地哭了。他说,自从小学毕业,自己还没有为了一场比赛的失利而哭过。“就是丢人知道吗,真想找个洞钻进去,太丢人了。”

  当一支球队失去了生存的必要手段,球队连同所有球员的尊严就成了可以被任意践踏的东西。但对于徐骏敏而言,即便是这样的痛苦时刻也不会令他再度产生自我怀疑了。这是他在申鑫这两年最重要的收获——对于自我的认同和肯定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ku游登陆_在线平台
CopyRight © 2015所有版權未經本公司合法授權任意複制 版權必究 / 瀏覽人數 : 105455    简体    網站地圖
LineID